所谓的大儒们都不懂,新科举子们,自然也不懂。
    卷子一到手,就都瞪大了眼睛。
    这是什么题?怎么看不懂啊。
    殿试原来是这样的,就考天书?
    以前及第的进士们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
    不是考策论么,主考官跟我可不是这样说的啊。
    你这竖儒,竟然骗我,一千两银子还我!
    几位大儒押题,说的都是什么平倭之策,安边之策,盐政之策,马政弊端之类,怎么一个都不见呢?
    什么丝绸之路?就没听说过。
    这个什么英文翻译成汉文,那些蝌蚪文是什么意思啊?是哪一国文字?
    日本当今有多少户,多少口?
    英格兰国王是谁?
    这个英格兰是哪个番邦蛮夷?我大明天朝上国,似乎从未有这个朝贡的番邦小国。
    还有这个,什么“哥罗布”何年抵达美洲?
    这一个罗卜是何意?美洲又在何处?
    弘治十一年,佛郎机何人抵达天竺古里?
    这个佛郎机是何方神圣?
    这个古里似乎听说过,好像郑和第七次下西洋的时候,就死在那里。
    可是何人抵达那里呢?
    还有这个,“画出真呢纺纱机的图样”。
    什么叫真呢纺纱机?
    我见过纺车,这个纺纱机是什么玩应儿?
    这个骡机又是什么东西?是骡子、马骡、驴骡?
    这个驼机又是什么?
    骆驼?骆驼机关?
    骆驼机关又是什么?
    墨家最擅长给工巧机关之事,可是什么时候考墨家的学问啦?
    不考儒家的修齐治平之术,难道让我们这些人都去当工匠?
    十年苦读圣贤书,让我等去当卑贱的工匠,岂不是奇耻大辱?我等有面目去见天下人?
    都说皇上年少贪玩,行事乖张,果然不假。
    可是你再胡闹,科举取士这种大事,岂能儿戏?
    如此下去,岂不是动摇社稷,天下不安?难道想逼着我们读书人造反吗?
    就在有人这么想的时候,朱厚照突然说话。
    “众爱卿,众举子,看了这些题目,是不是有造反的心思啊?”
    当然有。
    “皇上,不敢,万万不敢,我等绝无此心啊。”
    “朕相信你们并无此心。也不瞒你们,朕刚刚得到这些学问的时候,也跟你们一样,懵里懵懂,理不出个头绪来。”
    你从哪里得来的这些异端邪说啊。
    “后来,在太祖的谆谆教诲之下,才逐渐入门,以至于融会贯通。”
    “这些学问,既是道,也是术,乃道术合一的经国济世学问,是太祖之学”
    你别哄骗我们了。
    你家太祖什么人,我们还不清楚?
    开局一个讨饭碗,家里就是贫民。家人饿死了一大半,穷得没办法,去当了和尚。
    若不是娶了马大脚,给郭子兴当了赘婿,能有你朱家今天?
    他哪里有本事鼓捣出什么学问来?
    质疑归质疑,自然没人敢说出来。
    “你们可能怀疑,太祖早已经驾崩,怎么能传给朕这些学问呢?”
    “皇上金口玉言,臣等不敢怀疑。”
    刘健赶紧说道。
    “刘阁老不必多虑。此事不同寻常,有质疑才对嘛。若是不质疑,岂不是盲从?”
    “朕也不瞒你们,就跟你们说实话。这些学问,都是太祖托梦传给朕的。太祖说,朕年幼继位,恐被奸人迷惑,误入歧途,就传给朕这经国济世之道。”
    “好在朕天资聪颖,每日在新宅,哦,对了,就是你们说的豹房那里,每日苦苦学习,终于破解了这些学问。”
    这帮腐儒,朕如果不说是太祖传给的,你们一定把这些学问污蔑成异端邪说,批倒批臭。
    朱厚照的估计,一点儿也没错。这些人正有此心。
    但是朱厚照搬出了太祖,他们就不敢造次,强行憋了回去。
    “今日殿试的试题,也是太祖所出。太祖料事如神,知道你们答不上来,恩准你们开卷考试。”
    “此刻起,你等可以互相探讨,共同研究,求得正解。众卿家,你们也可以跟举子们共同参详,不算作弊。开始吧。”
    哼,开卷考试也没鸟用,你们也答不上来。
    一个个的自以为是饱学之士,牛气冲天,就想着修齐治平,与朕共享天下。
    想共享天下,你们有那个本事么?
    其实你们什么也不是。
    学了所谓圣人学问,尤其是程朱理学,整日研习所谓的圣贤之道,不过是掉书袋的书虫而已。
    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只会引经据典说空话,大话,套话,掐架,打嘴炮。
    严以待人,宽以律己。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,用小人标准要求自己,就是一帮骗廷杖,博虚名的伪君子。于国于民,百害而无一利,就是一帮蠹虫。
    难怪崇祯临死的时候,说文臣误我,要李自成杀尽天下文官。
    朕宁愿被你们黑成暴君、昏君,也不能被你们给忽悠了。
    反正你们那些史官们,也不会说朕的好话。
    历史记载中,不就把朕黑成了皇帝中的反面典型么。
    你们想怎么评价朕,就怎么评价?当后人都没脑子么?
    朕一心为我大明和百姓,问心无愧。千秋功罪,后人自有评说。
    想当官儿,行,按照朕的路子来。
    不换思想就换人,朕才不惯着你们的臭毛病。敢跟朕作对,就叫你们人头落地。
    敢造反,就放马过来。
    朕还真就不相信,天下百姓会跟着你们走。
    当然,朱厚照没打算立刻就采取疾风暴雨式的做法。
    这些人虽然有种种不足之处,毕竟还是大明少数有文化的人。
    跟绝大多数文盲比起来,学习新知识要容易的多。
    大明今后要普及教育,开启民智,这些人是可以利用的先导力量。
    科举有很多弊端,但还是目前为止,选拔人才的最公平,最广为认可的制度。
    把科考的内容加入现代知识的元素,就能引导读书人主动去学习各种科学知识。
    科举,起的就是一个指挥棒的作用。
    这就是朱厚照的“掺沙子”战术。
    朱厚照也清楚,自己的愿望虽然好,但是这场革新绝不会一帆风顺。
    这是对现有文人的一次挑战,势必影响到垄断了知识那些文人的巨大利益。
    他们甚至会反扑,会采取种种手段阻挠自己的改革。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样,他都要走出这一步。
    我朱厚照刚即位不久,权力还不稳固。
    但这是太祖的意思,你敢反对就是反太祖,就是反了大明的根本,收拾你就有充分的理由。

章节目录

朕不吃这一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遍地沧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遍地沧桑并收藏朕不吃这一套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