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 作者:尉迟子墨
    “清欢,你来!”
    慕夕颜握着慕清欢的手,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坐下,冷炎虽然没说什么,可是那双眼睛却对慕清欢投入了太多复杂的感情,让慕清欢一时之间也看不明白。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你们怎么这么沉重?还有,爸爸,这些天你没事吧?那个什么总统到底什么意思啊?”
    冷炎微微的摇头,慕夕颜叹了一口气说:“清欢,总统出了意外,正在抢救,情况不太乐观。我和你爸爸可能要去医院一趟,我们准备了直升机,由你爸爸的部下亲自带着你回国!清欢,不管生了什么事,你要好好地,知道吗?”
    慕夕颜的话让慕清欢的心揪了一下。
    “妈,爸,你们什么意思?总统出了意外我为什么要走?你们到底有什么瞒着我?幻”
    “丫头,政治上的事情和你说不清楚。你听爸爸妈妈的话,收拾一下东西,我已经让管家去接佑佑了。你和佑佑先回去,不管是沈家,还是董家,你都不要搭理,就守着慕氏集团好好地过日子就成。听见了吗?”
    冷炎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摸着慕清欢的头,这一刻的慈祥让慕清欢的心很不是滋味。为什么在沈傲那边和冷炎这里,她都能感觉到一种决然的气息!
    她不想问,不代表着她没有感觉,没有思想!
    这一场政治风波的对垒中,到底沈傲和冷炎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?是统一战线还是对立的?
    他们最终的结果不管是什么,对慕清欢来说都是一场折磨。
    突然,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整个地面都颤抖了两下。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冷炎第一时间站了起来,外面的警卫快速的汇报着。
    “报告伯爵,帝王酒店爆炸了!”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    慕清欢顿时慌了。
    帝王酒店?自己不是刚从那里出来吗?沈傲怎么样了?
    慕清欢想着就要往外跑,却被冷炎一把给拽住了。
    “你给我老实呆在家里,哪里都不想去!给我看着她!小姐要是出去了,我把你们军法处置!”
    “爸!你让我出去看看!”
    慕清欢一把甩开冷炎,就觉得脖子一疼,随机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    “把小姐送进卧室!没我的允许,任何人不能放她出去!”
    冷炎说完,看了慕夕颜一眼,直接带着警卫出门了。
    慕清欢觉得自己的头很疼,她使劲的甩了甩头,现外面的提案已经黑了。
    “妈妈,外公说你生病了,你怎么样?痛不痛?”
    佑佑拿着毛巾给慕清欢擦着脸,那懂事的模样让慕清欢的鼻子微微的有些酸。
    “佑佑,妈妈睡了多久了?”
    “好几个小时了!妈妈,外面又是枪又是炮的,好可怕,着刚刚停了一会。外公不让你出去!”
    佑佑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慕清欢,让她一时之间心口泛着疼。
    好几个小时了,沈傲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帝王酒店的爆炸到底是他所为还是什么人故意制造的动。乱?
    在这个动,乱的时期,她帮不上什么忙,如今虽然心底担心着沈傲,却始终不敢轻易的参与。想起沈傲的决绝和冷炎的严肃,她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些事情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悄然生着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管家敲门走了进来。
    “小姐,外面有位南宫先生要找你,说有重要的事情!”
    “南宫先生?”
    慕清欢微微一愣,会是南宫逸吗?
    他这个时候来这里是为什么?
    突然看了一眼身旁的佑佑,慕清欢的心不淡定了。
    “佑佑,你留在房间里,听话,妈妈下去一趟。”
    佑佑是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慕清欢整理了一下衣服,起身离开了卧室。
    下面等着的果然是南宫逸,他微笑着,还和以前一样的温文尔雅,可是慕清欢却总觉得两个人之间多了一丝隔阂。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    “南宫总裁,别来无恙啊!”
    慕清欢淡淡的笑着,慢慢的走到了南宫逸的面前。
    “清欢,有必要这么见外吗?我记得我们以前是朋友!”
    “南宫逸,你也说是以前了。在你和方筝联手想要把我闷死在棺材里的时候,你还记得我是你朋友吗?”
    慕清欢说的轻松,可是心底总觉得沉重。刚开始重生的时候,南宫逸对她做了很多的帮助,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那段时间她是真的把他当朋友的。
    可是沈家的那一次棺材时间真的让慕清欢心冷了。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南宫逸,可是对这份友情还是真的伤心了。
    南宫逸没说话,只是看了看慕清欢,笑了笑,却带着一丝苦涩。
    “给我一杯咖啡吧!待客之道,清欢你不会不知道吧!
    tang”
    “管家,给南宫先生一杯咖啡!”
    慕清欢优雅的坐在一边,南宫逸看着,眼底浮现出复杂的情绪。
    这个女人,他曾经是真的喜欢过的,甚至产生过共度一生的想法。可是他的苦衷和不得已,谁能明白呢?
    管家送上了咖啡之后就退了下去,整个大厅里就南宫逸和慕清欢两个人在。
    “南宫逸,你来这里做什么?不妨直说。”
    “我要佑佑!慕清欢,我愿用我的所有的一切来换取佑佑!”
    南宫逸的话让慕清欢的眸子眯了起来。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意思!佑佑是我儿子!”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!”
    “这是亲子鉴定!”
    南宫逸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最具权威性的亲子鉴定递给了慕清欢,可是慕清欢却没有任何。勇气打开。
    白季然想过要给他们做亲子鉴定,可是被慕清欢和沈傲回绝了。如今这份亲子鉴定是哪来的?难道者就是上次佑佑失踪的原因?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佑佑的?”
    慕清欢终究没有打开亲子鉴定,只是咬紧了下唇。
    “从去美国的那次开始,我就知道了。张雪是我的女人,也是我让她替你去死的。”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慕清欢一巴掌甩在了南宫逸的脸上。
    “你无耻!你居然让一个女人去死!南宫逸,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?”
    “她不死,你怎么活?你要是活不了,佑佑怎么办?你如果不是佑佑的养母,我根本没办法和你结婚!慕清欢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!为了和你结婚!”
    南宫逸的话让慕清欢震惊。
    “你有毛病吧?和我结婚?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“我在美国的那一个月就知道你是冷炎冷伯爵的女儿了。我想过杀了沈傲,那样的话,沈家或许就会退出这场政治斗争,然后你爸爸和现任总统就没了对手,一切都会顺利进行。可是方筝救了沈傲,甚至还赔上了我的孩子!慕清欢,你只有和我结婚才能同时保住你爸和沈傲,否则你只能在他们之中选一个!”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南宫逸,我受够你们了!什么时候都不说清楚,却一个劲的比我做选择!到底为什么?为什么我爸爸和沈傲不能共存?”
    慕清欢一把揪住了南宫逸的衣领,此时两人的脸相隔很近,甚至那温热的气息拂面而来。
    南宫逸看着慕清欢的气愤和不甘,微微的苦笑着说:“因为他们是不同的政党!因为他们站的是对立的立场!”
    “那么你呢?你在中间担任什么角色?凭什么你说和你结婚,他们才能共存?”
    南宫逸轻轻地扯开了慕清欢的手,递给她一份资料。
    慕清欢颤抖着手拿过来细看,这是一份军事核武器的研究报告!档案袋上是绝密文件!
    她有些震惊,有些不解的看着南宫逸。
    “这份报告就是我们南宫家这一年多以来研究出来的科学数据!不管是现任总统还是张议员,他们要的都是这个数据!谁拿到这份数据,谁才是真正的掌握了军队!总统只是一个空名,你爸爸掌管的军队和沈家支持的张议员,他们要的就是我手里的这个!如果这份数据给了你爸爸,沈家支持的张议员就会倒台,那么沈家也会担上很多的军事处决。可是如果是张议员拿到了这个,那么你爸爸作为伯爵,作为m国的军事领导人,你觉得他会怎么样?想要找到一个平衡点,只有你!沈傲喜欢你,或许会为了你做出一些让步。你爸爸也会为了你放弃一些原则。而你和我们南宫家接了亲,就相当于平衡了总统和张议员之间的争斗。不管他们谁做总统,科学数据还是在南宫家,而你是南宫家的媳妇,可以牵制冷伯爵和沈家!这是最好的办法!”
    南宫逸的话让慕清欢笑了起来,只是心底的疼痛不断的荡漾开来。
    “真可笑,你们的政治斗争居然要牺牲掉我的幸福。凭什么?你南宫逸不是喜欢方筝吗?你娶我到底是为了报复沈傲,还是就像你说的那么道貌盎然?”
    “我是喜欢方筝,可是她是张议员的人!慕清欢,南宫家有祖训,不参与任何政党之争,我们只管研究!可现在这份研究数据牵扯着z国和m国两国的利益!和你说多了你也不懂。我只能说,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!”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要相信你?你为了我?南宫逸,你当我慕清欢是三岁小孩呢?你为了我什么?我和你非亲非故的,你甚至还想置我于死地!现在这么说不觉得太可笑了吗?”
    慕清欢擦了一把眼泪,有些冷笑的看着南宫逸。
    “我能杀了你吗?当时我知道沈家辉会赶到,我只是不想得罪方筝!毕竟她曾经是我孩子的母亲!慕清欢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。我承认,我没有爱方筝那么爱你,但是除了方筝之外,你是我唯一想要保护的女人!我不管你信不信,我对你真的是真心的!你
    考虑一下吧!这是我的电话,考虑好了随时和我联系!我带你回去!”
    南宫逸留下电话号码,朝着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,淡淡的说:“谢谢你!谢谢你那么真心的对待我儿子!”
    慕清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    南宫逸走了!怎么走的,她不在乎,也不想管,却为了这样的真相感到了心痛和头疼。
    一直都以为会从沈傲或者冷炎的嘴里知道真相,可是偏偏把这一切告诉自己的居然是南宫逸!
    不管南宫逸说的是真是假,她都听进去了,甚至也相信了。
    一份科学数据,让两个国家的军事人员如此的煞费苦心!可是谁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?
    外面响起了汽车引擎声,慕清欢快速的收拾好东西,第一时间将两份资料保存了起来。
    “清欢?你醒了?怎么样?好点了吗?”
    冷炎和慕夕颜有些疲惫的进了大厅。
    “爸,沈傲没事吧?”
    慕清欢看着冷炎,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沈傲在这里?你见过他了?什么时候?有人看到没有?你这孩子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呢?”
    冷炎瞬间就紧张起来了。
    “爸爸,你紧张什么?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是在z国。当时你和沈傲不是挺好的吗?再说了他是我丈夫,我见他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闭嘴!”
    冷炎上前一步,一把捂住了慕清欢的嘴,左右看了一下,然后低声说:“此一时彼一时,丫头,以后沈傲是你丈夫这话别说了听见没有?能离婚的话就离了吧!”
    慕清欢轻轻地把冷炎的手放了下来,淡淡的说:“爸爸,我们是军婚!只要沈傲不同意,我没法离婚!况且我现在怀孕了,根本不可能离婚!你告诉我,为什么突然和沈家划清界限?为什么不让我和沈傲来往?爸爸,你告诉我为什么!”
    “别说了!你看到的只是儿女情长,你知不知道,你的儿女情长会害死他的!你知道帝王酒店式怎么爆炸的吗?是沈傲!他要在帝王酒店炸死张议员!”
    冷炎的话让慕清欢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里。
    “是!我承认,张议员要是死了,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!可是丫头啊,你想想沈傲,他们沈家是张议员的后援!他想杀了张议员,这是什么罪名?你知道吗?往小了说,他是沈家的不肖子孙。往大了说,他可就是民族的罪人!沈家代表的是z国的军部!他的这种行为等同于叛国!只为了让你不那么难以抉择!只为了你慕清欢!
    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!沈傲为了你孤注一掷,什么都不要了!你是不是觉得他对你的这种爱很感动?可是你想过后果吗?等待沈傲的是什么?等待你的是什么?
    丫头,我知道感情对你们来说很重要,可是感情不是唯一的。我不是说对沈傲有什么不满,只是大家所处的立场不同!作为老丈人,我欣赏和佩服他对我女儿的爱!可是作为一名军人,我替他惋惜!”
    “爸爸,沈傲现在人呢?他人呢?”
    慕清欢的心整个都揪了起来,此时眼泪叭叭的往下掉。
    “被军方带走了!索性张议员没事,但是军事惩罚会不会有我不清楚!”
    冷炎坐在了沙上,燕郊有些湿润。、
    慕清欢的身子晃了晃,有些不能控制自己。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    沈傲不是一名出色的军人吗?
    为什么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来?
    都说红颜祸水,难道她慕清欢注定是沈傲的劫数吗?
    “清欢,你也不用太担心。我听说张议员的干女儿方筝喜欢沈傲,她会想办法救沈傲的。你别这样!”
    慕夕颜看着慕清欢这个样子,顿时觉得心疼。
    她没有想到女儿的感情路走的那么坎坷,甚至比她当年都难!
    沈傲是个好男人,可是正如冷炎说的,两人的立场不同,没有办法做出太多的帮助,特别是现在这么敏感的时期。
    慕清欢没有说话,她跌跌撞撞的上了楼,拳头紧握着,指甲渗进了肉里依然感觉不到疼痛。
    沈傲的那句“我爱你”一直在耳边回荡着。
    慕清欢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!
    一句“我爱你”需要多大的代价却完成!如果她知道沈傲会这样,说什么她都不会想要听到这句话的。
    她宁愿一切还保留在原地不动!
    现在该怎么办?
    如果现在割舍对沈傲的感情是否还来得及?
    慕清欢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衣领,心里如刀割一般。
    “妈妈,你怎么哭了?妈妈!”
    佑佑有些被吓到了,拽着慕清欢的胳膊,一脸的担忧,那双眸子泪珠闪烁着。
    慕清欢看着佑佑,突然想起了南宫逸!
    “佑佑,妈妈要出去
    一趟!你帮着妈妈瞒着外公外婆!”
    “好!妈妈不哭!”
    佑佑替慕清欢擦去了眼泪。
    慕清欢换了件衣服,拿着南宫逸的联系方式,从二楼的窗户直接爬了下去,翻过了围墙,利落的朝一旁的车库跑去。
    巡逻的警卫不断,慕清欢最终放弃了开车,一个人跑到外面,拦了辆出租车,去了帝王酒店门口。
    整个帝王酒店的门口围了不少的警察。慕清欢办了一张卡,打给了南宫逸。
    没一会的时间,南宫逸派人将慕清欢接到了大使馆。
    “南宫逸,我要见方筝!”
    慕清欢开门见山,没有任何的停顿。
    “恐怕不行!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知道方筝一定也来了,我要见她!只要她能保证沈傲平安无事,只要她能救沈傲,我退出!我退出沈傲的生命里!行不行?”
    慕清欢觉得自己说这些的时候,整颗心都疼得难受。放弃沈傲对他来说几乎相当于挖骨剔肉,那千丝万缕的疼痛让她刻骨铭心!
    南宫逸看着慕清欢眼底的泪水,突然觉得难受。
    “慕清欢,你就非要在我面前表现出你对沈傲那么深的感情吗?方筝不能见你!是因为沈傲在军部被人袭击了,此时生死未卜,正在抢救中!”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带我去!沈傲到底怎么样了?你带我去!南宫逸,你带我去!我求求你!”
    慕清欢顿时就慌了,抓着南宫逸的手剧烈的颤抖着,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抖着。
    “慕清欢,你冷静点!这里是大使馆!你怎么样都可以!但是沈傲是z国的人,你爸爸是m国的伯爵,你觉得自己以什么立场去见他?”
    “我是他妻子!”
    “打住吧!你要不说你是沈傲的妻子,说不定他还能活!你要是说你是他妻子,可能沈傲就真的活不了了。现在能救他的只有方筝你懂吗?不管你慕清欢是沈傲的什么人,从这一刻起,你和他都没关系了!”
    南宫逸紧紧地拽住了慕清欢不断下滑的身子。
    “不!不!”
    慕清欢放声大哭。她才刚刚觉得和沈傲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始了,怎么可以这样子?她是那么的爱沈傲!以前沈傲为她所做的一切,她还没来得及报答,还没来得及好好地和他爱上一场,怎么就可以这样结束?
    “慕清欢,这世界上有许多爱情不见得都是完美结局!爱是留在心里的。你要真的爱他,现在必须要放弃他!”
    南宫逸逼着慕清欢去面对这个事实,慕清欢泪眼婆娑的看着南宫逸,直觉的胸腔里的氧气越来越少,她大口的喘息着,却始终觉得喘不上起来。
    “慕清欢!慕清欢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南宫逸大亨抱起慕清欢,朝着周围喊了一嗓子,“快叫医生!”
    慕清欢看着南宫逸着急的脸,想着沈傲那张痞痞的笑容,顿时哭的更厉害了。
    “沈傲!沈傲!你还欠我一场婚礼!你丫的还欠我一场婚礼!”
    一嗓子喊完,慕清欢直觉的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。
    “婚礼?这辈子恐怕只有我南宫逸能给你婚礼了!”
    南宫逸紧紧地抱住了慕清欢,这一刻,他的眼角湿润着,却快步的将她抱进了房间。
    医生来了,给慕清欢做了检查。
    “医生,她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情绪不太稳定,伤心过度晕过去了,没多大的问题。不过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对胎儿不好。注意修养吧!”
    “谢谢你,医生!”
    南宫逸送走了医生,看着慕清欢眼角未干的泪水,伸出手指,轻轻地帮她拭去。
    “慕清欢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。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。不这样做,你和沈傲都没有好下场!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的。好好地睡一觉吧!然后我带你回国!”
    南宫逸轻轻地给慕清欢盖了盖被子,起身离开了房间。
    慕清欢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,她微微的睁开了眼,却觉得自己的心空了。
    她和沈傲经历了那么多,却最终还是不能在一起,是不是他们之间真的是有缘无分?南宫逸有一句话说的很对。
    不是每个人的爱情都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!
    难道她和沈傲之间注定了这样的收场吗?
    这一刻,慕清欢怨不得任何人。政治立场的不同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决定的,可是和沈傲爱过,她不后悔!
    这么放弃了,沈傲会不会怪她?会不会觉得她慕清欢不配做沈傲的妻子?
    妻子!
    这个词让慕清欢的心再次紧紧地揪在了一起。
    南宫逸再次进来的时候,带来了佑佑。
    慕清欢看到佑佑就知道南宫逸去过冷炎那里了。她什么话也没说,看着南宫逸给佑佑安排好,然后让厨子给她做了饭。
    “我吃不下!”
    “你吃不下,孩子也要吃!慕清欢,你不能任性!你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负责!”
    南宫逸端着碗,一脸的严肃。
    “南宫逸,你别在我面前装纯情行么?我吃不下!沈傲怎么样了?”
    “吃了我就告诉你!”
    南宫逸和慕清欢讨价还价,慕清欢气的一把夺过碗,仰头将鸡汤喝了下去。
    “现在你可以说了吧?”
    “还没消息!”
    慕清欢恨恨的瞪了南宫逸一眼,随机转过头去不想搭理他。
    南宫逸吧碗接了过去,淡淡的说:“不过,张议员已经在着手准备方筝和沈傲的婚礼了!”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    仿佛一记重锤打在了慕清欢的心坎上,疼得有些窒息。
    “我说,沈傲不管生死如何,他都要成为张议员的女婿!”
    “可他是我丈夫!”
    “很快就不是了!沈家已经让律师拟定了离婚协议,就等着你签字了!”
    南宫逸的话让慕清欢大笑起来,那点点滴滴的泪水让南宫逸看着心疼。
    “慕清欢,你别这样。政客在很多时候需要牺牲很多。你要明白!”
    “我不明白!为什么?就为了你们所说的什么政治利益,就要放弃我的婚姻和爱情?凭什么?你们凭什么对我这样?沈傲对我的爱错了吗?我们不偷不抢,光明正大的结婚,为什么离婚要如此偷偷摸摸的?想要我签字,可以!让沈傲亲自来和我说!只要沈傲自己当面对我说,慕清欢,我不要你当我媳妇了!我就签字!我只要他亲口对我说!”
    慕清欢的泪不断的滑落着,那一声声的呐喊,仿佛震撼了南宫逸的灵魂。什么时候起,那个清冷的女子也有了这么炙热的情感?
    可偏偏这份情感不属于他南宫逸的!
    “慕清欢,你这是何苦?让沈傲当面对你说出这些话,不是相当于拿着把刀子剜你的心吗?”
    “现在就不是了吗?当沈家决定放弃掉我的时候,就不是拿刀子剜我的心吗?想要我签字,就让我彻底的死心吧!只要沈傲不说不要我,你们谁说都不好使!”
    慕清欢紧紧地拽着被子,声音有些尖锐。
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吧!咱们明天坐飞机回国!”
    南宫逸起身离开了慕清欢的房间。
    慕清欢放声大哭,却怎么都找不到一丝依靠了。
    沈傲说过,这辈子他没想过二婚!
    只要沈傲不答应离婚,哪怕是天堂地狱,她慕清欢都陪着他!
    可是那种从心底深处浮现出来的无奈却让她痛苦不已。
    冷炎和慕夕颜将慕清欢的一些东西整理了过来,慕夕颜看着慕清欢伤心的样子,眼角也湿润了。
    她拍着慕清欢的手说:“孩子,别这样!妈妈也不想看到你这样,可是没办法。你先跟南宫逸回去。他承诺过我们会好好地对你!清欢,妈妈知道你心里难受。这里人多眼杂,党派也多,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。可是回国就不一样了。听说沈傲昨天晚上被连夜送回了国救治。你要真的想做什么,也需要离开这里。南宫逸暂时是个不错的护身符。清欢,你听妈妈说,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,妈妈都支持你。但是你必须要跟南宫逸走!你听懂了吗?”
    慕清欢的眸子微闪了两下,有些惊讶的张口,却被慕夕颜摇头制止了。
    “别怪你爸爸。有些事他在其位,也没办法。可是妈妈只是个妇人,什么都不懂。我只知道,我要我的女儿幸福!清欢,回去以后,慕氏集团里面有你可用的人。你要打起精神来,是你的,终究是你的。不是你的,也强求不了。但是试过了你才能死心不是吗?”
    慕夕颜的话让慕清欢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    是的!她要回国!
    不管沈傲的最终决定是什么,她都要离开这里才能决定以后的路怎么走!
    看着慕夕颜,慕清欢有些不舍。
    “妈妈,这一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,你要好好保重自己!”
    “放心吧!妈妈会的!”
    慕夕颜最终还是走了,慕清欢不再哭泣,开始吃喝,精神状态也有所好转。南宫逸看着她这样的转变,终于微微的笑了。
    “慕清欢,其实你充满自信的样子真的很美!”
    “谢谢!”
    慕清欢微微一笑,然后不再搭理南宫逸。
    她吃饱了喝足了,搂着佑佑睡着了,等待着第二天的来临。
    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的时候,慕清欢悠悠转醒,这才现佑佑不见了。顿时一颗心揪了起来。
    “佑佑!佑佑!”
    慕清欢着急的掀被下床,慌忙的到了一楼,这才看到佑佑在南宫逸的伺候下洗脸刷牙。
    “醒了?”
    南宫逸微微一笑,说不出的慈祥。
    “妈妈,早!”
    佑佑嘴里净是牙膏泡沫,此时咧着嘴笑的时候居然和南宫逸如出一辙。
    都说血浓于水,这一刻,慕清欢总算相信了这一点。佑佑一直和别人都很陌生,却偏偏对南宫逸十分喜欢。
    两个人继续洗漱,慕清欢微微叹息,想起了沈傲第一次和佑佑见面的情景,心底一抽一抽的疼着。
    回到了二楼的卫生间,她刷牙洗脸,尽量的不去想沈傲,可是脑海里总是蹦出两个人在一起时的画面。
    微冷的水拍打着脸庞,慕清欢深吸一口气,快速的洗漱好,然后下楼,南宫逸已经带着佑佑坐在了餐桌旁。
    “清欢,坐下来吃饭。吃完了饭,我们等大使馆这边签好了,咱们就回国!”
    “恩!”
    慕清欢现在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去面对南宫逸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    一顿饭吃的还算温馨,起码佑佑和南宫逸其乐融融的。
    大使馆那边放行了,慕清欢是以南宫逸未婚妻的身份离开的。当他们坐上飞机的那一刻,慕清欢都觉得像做梦似的。
    飞机起飞,慕清欢靠着椅背闭眼假寐,一旁佑佑和南宫逸嬉闹着,让她觉得有些烦躁不堪。
    “累了你就睡会吧!到了我叫你!”
    南宫逸笑的淡然,慕清欢却没法直视,点了点头,戴上眼罩,就真的睡了过去。
    当她醒来的时候,飞机也到了机场,收拾了一下东西,慕清欢和南宫逸带着佑佑走出了海关。
    外面已经有南宫家的车等在那里了。
    慕清欢本来不打算和南宫逸一起回去,却被南宫逸拽住了胳膊。
    “先跟我回去,起码安置好佑佑,我知道你现在想做什么,但是慕清欢,沈傲在哪家医院,甚至现在什么情况我们都不了解,你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查,对沈家不太好,对你自己也会惹来一些麻烦。听我的,先跟我回去!我们从长计议!”
    “不用!我可以先回慕园!”
    慕清欢轻轻地甩开了南宫逸的手,然后牵着佑佑说:“佑佑,和叔叔再见!”
    “叔叔再见!”
    佑佑听话的朝南宫逸挥了挥手。
    这一刻,南宫逸的眼底有些不舍,却还是笑着点了点头。
    慕清欢带着佑佑,打了一辆车,直接回到了慕园。
    这里的一切没变,她还能记得沈傲在这里开着坦克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样子。一阵感慨之后,慕清欢给了司机车钱,然后带着佑佑下了车。
    “慕清欢,你回来了?”
    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    慕清欢微微皱眉,却看到陆天佐从一旁的墙壁后走了出来。
    他的模样没有多大的改变,可是整张脸却显得有些邪魅不堪,让慕清欢的心微微的有些不安。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瞧你这话说的。怎么着咱俩也算是相识一场的朋友,我过来看看你有什么不对吗?或者,你慕清欢在躲着我?”
    陆天佐微微一笑,上前一步,一把拽住了慕清欢的胳膊。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
    慕清欢想要甩开他,确没有成功。
    “我要是说不呢?”
    陆天佐笑的依然温柔,可是眼底的神色却让慕清欢觉得有些不安。
    “你是坏人!你放开我妈妈!”
    佑佑一见陆天佐抓住了慕清欢,顿时上前对他拳打脚踢的。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给我老实点!”
    陆天佐突然伸出另一只手,手里的枪直直的对准了佑佑的脑门。
    “陆天佐!你有什么事儿冲着我来!别伤了孩子!”
    慕清欢的心顿时提了起来。
    校园港

章节目录

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尉迟子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子墨并收藏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