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 作者:尉迟子墨
    “咳咳~慕清欢,你放手!丫的,我快被你勒死了!”
    沈傲想不到刚才还睡的昏天暗地的慕清欢,这会居然爬起来了。不但爬起来了,还掐住了自己的脖子。
    白季然抿着嘴就是笑。
    “白季然,你丫的刚才糊弄我是吧?你明知道她已经醒了!”
    “我要不醒能听到你这心里话么?怎么着?还舍不得方筝啊?行啊,我退出怎么样啊?钿”
    慕清欢稍微的松了松手,却还是把手放在了沈傲的脖子上。
    “瞎说什么呢?我怎么就放不下她了?我要放不下他,我能把他送进去啊!”
    “那是她自己活该!沈傲,我告诉你,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和我在一起了,现在你是我爷们!你要再敢惦记着不该惦记的。杂”
    “咋的?”
    “我特么的废了你!不信你试试!”
    “我去!白季然,你看到没有?我就娶了个悍妇回来!”
    沈傲咧咧着,可是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,那沉闷的心情也飞扬起来。
    “咳咳,你们夫妻俩的战争我就不参与了!走了!哦,对了,我最近想取佑佑的血液样本,你们看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
    白季然的话让慕清欢和沈傲也不闹了,两个人一同做好了,看着白季然,那眼神看的白季然浑身麻。
    “不是!我就抽一点血就行!你俩用不着用这种杀人的目光看我吧?”
    “佑佑怎么了?”
    慕清欢直接开口,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真的不想身边的人再出什么意外。
    “没怎么样!”
    白季然的话刚说完,沈傲的手直接伸了出去,只是手上多了一把匕首。
    “不想变成太监,就老实的说。”
    “丫的,沈傲,你能不能别这么狠?我这还没证据呢,所以就是抽点血样看看。你们干吗呢?”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瞒着我们?白季然,咱俩这么多年的兄弟了,藏着掖着没必要吧?”
    沈傲的话让慕清欢的心更加不安起来。
    白季然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说:“成!我说还不行吗?还记得上次佑佑失踪的事儿吗?沈傲你也知道是南宫逸干的。我当时就觉得纳闷,南宫逸和佑佑无冤无仇的,他绑架佑佑干嘛呀?”
    “为了威胁我和清欢?”
    沈傲试探性的回答,却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回事。而慕清欢什么也没说,就等着白季然自己说出来。
    “这应该是一方面吧!可是既然是为了威胁你们,当时慕清欢在棺材里吧?你也没出现,他威胁谁呀?就说他是为了以防万一,那么慕清欢没事出来了,为什么南宫逸还不威胁呀?而且我暗中找浩子跟踪了南宫逸,在你把佑佑带出南宫逸别墅以后,南宫逸知道了,简直都疯了。他把家里所有人都罚了一遍,不过却没再找佑佑的麻烦。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”
    白季然的话让慕清欢的眉头皱了起来。而沈傲的眸子微敛,冷冷的看着白季然。
    “你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行么?能不能不这么墨迹?要说什么简单点!”
    白季然又看了一眼慕清欢,却现她也有些不耐烦,随即有些失望地说:“和你们两口子说话真是累!”
    “赶紧说!”
    这下慕清欢和沈傲同时开口,吓得白季然身子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,然后才慢悠悠的说:“我说你俩眼睛瞎了?没看出来佑佑长得有点像南宫逸吗?我也就是大胆猜测,这佑佑会不会是南宫逸的种?你们想啊,刘雪当初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,可是南宫逸对佑佑过分的热情了,而且还想偷偷的把孩子偷走。这都是疑点!就算他俩不是父子,也有点社呢么关系。反正我就是想给他俩做个亲子鉴定,是不是科学说话!”
    沈傲和慕清欢突然就沉默了。
    如果今天不是白季然那么一说,可能谁也没往那方面去想。可是他说了,慕清欢和沈傲回想着佑佑的脸盘和鼻眼,再想着南宫逸的面貌,两个人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。
    所有人兜来转去的,居然都凑到了一起。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佑佑是我的!不管他父亲是谁,他的父亲都是沈傲,母亲是我!我不同意做亲子鉴定!”
    慕清欢的神情有些激动。
    南宫家不是一般的家族,如果真的做了亲子鉴定,真的证实了佑佑是南宫逸的孩子,那么佑佑就会离开!
    谁也不敢保证,佑佑回到南宫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境地。再说了,刘雪当年和南宫逸生过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如果她知道佑佑是南宫逸的儿子,怎么会不把他交还回去?即使知道了自己命不久矣,也没有向南宫逸出任何的求救!
    所以,她慕清欢不能做!
    不做,南宫逸只是猜测。
    做了,就再也保不住佑佑了!
    “什么?为什么不做?我觉得这事弄清楚了也挺好的!”
    “我媳妇说不做就不做。你丫的把嘴巴闭严实了!赶紧滚!”
    沈傲一脚将白季然给踢了下去。、
    “我去,沈傲,外面下大雨!你真不仗义!”
    白季然嚷嚷着,却骂骂咧咧的跑了。
    慕清欢看着外面的雨帘,微微叹息。
    “别想了,佑佑是我沈傲的儿子!这事就这么定了!”
    沈傲的话让慕清欢微微点头。
    “怎么下去呀?这么大的雨!你说你没事给我扔车里面,你是人么?”
    “慕清欢,你讲点道理行吗?你自己没腿呀?我下车了,你不会跟着下去啊?还得小爷伺候你是怎么着?我告诉你,你别以为自己怀了孩子就不把小爷放在眼里了。要真惹急了小爷,照样不搭理你!”
    “我搭理你!”
    慕清欢狠狠地瞪了沈傲一眼,打开车门就要下车。
    “慕清欢,你干嘛呀?你自己想淋雨我不管,我儿子不能淋着!你给我老实呆着!我回去拿伞去!”
    沈傲一把将慕清欢拽了回来,然后想也没想的再次冲进了雨里。
    慕清欢笑的有些得意,手摸着肚子,感觉淡淡的暖流划过心底。不得不说,先前还真的怨恨过沈傲,可是当他打电话把方正送进去的时候,她就释然了。
    看着沈傲冒雨跑进别墅的样子,慕清欢就觉得这男人除了嘴巴坏点以外,人还真的不错。“董事长,冷夫人回来了,想要见你!”
    突然车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,慕清欢回头一看,是自己公司的董事,顿时微微的皱了皱眉说:“冷夫人?”
    “你的母亲慕汐颜!”
    慕清欢的心微微一愣,随即看了一眼沈傲的别墅,淡淡的说:“我和沈傲说一声!”
    “夫人交代了,不能让沈傲知道。董事长,请快点吧,我们等了好久才等到这么一个空子!”
    慕清欢一脸的疑惑,却不知道慕汐颜这么做是为了什么。不过现在也由不得她想,她被男人强行的脱下了车,然后塞进了一辆黑色的别克里,迅速的离开了现场。
    “你敢强行带我走?”
    慕清欢气的有些抖,恶狠狠地看着男人。
    “董事长,对不起!夫人说过了,不能让沈少知道我们的行踪!”
    “到底生了什么事?沈傲是我丈夫!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他?”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夫人会回答董事长的!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带董事长去见夫人!”
    男人的嘴很紧,此时不论慕清欢怎么问,都不再说一句话,把慕清欢气的要死。就在这时电话响了。
    慕清欢一看是沈傲的,刚接听,就被男人一把拽过了手机,然后扔进了雨里。
    “你混蛋1”
    慕清欢一巴掌甩了过去,男人默默地承受着,却不再言语。
    直觉的有什么事情要生,而且还和沈家有关!
    慕汐颜这么做到底什么意思?
    慕清欢不知道,却只能等见到了慕汐颜之后再问。
    可是车子直接开去了机场,那里已经有人在等着她。
    “你们要带我出国?我不走1除非你们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事?”
    “对不起,董事长!”
    男子毕恭毕敬的说完,直接一记手刀击晕了慕清欢,然后吩咐旁边的人将慕清欢带上了飞机,迅速的离开了a市!
    沈傲回到车里的时候,慕清欢已经很不在了。
    车门敞开着,慕清欢的座位还是温热的,说明人刚走了没多久。
    “清欢!慕清欢!”
    沈傲突然就觉得心底少了点什么似的,他一把将雨伞给扔了,然后跳上车,就开始给慕清欢打电话,可是电话始终是关机状态!
    他开动车子要出去找的时候,沈老爷子已经带人把沈傲给围了起来。
    “要去哪儿?”
    “爷爷?清欢不见了!爷爷,你来的正好,快派人和我一块去找!就一会的功夫,她就不见了!”
    沈傲此时一脸的着急,沈老爷子却微微的皱眉。冷冷的说:“不用找了。如果我猜的没错,应该被冷伯爵带走了。沈傲,回沈家大宅,我有事和你说!”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我老丈人把我媳妇带走了?还没和我打声招呼?这什么逻辑?爷爷,我现在只想把我媳妇找回来!其他的和我没关系!”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我让你回去!”
    沈老爷子一嗓子喊了出去,顿时让沈傲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。
    “到底生了什么事?我媳妇和冷伯爵还有我们沈家到底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回家!阿坤,带少爷回去!”
    沈老爷子一声令下,沈傲被坤叔带进了沈老爷子的车里,然后被强行带回了沈家。
    沈家的大厅里,此时坐着沈家辉,董华瑞,沈傲微微皱眉,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生,而这不好的事情可能是慕清欢有关。
    “坐下来!”
    沈老爷子看了看沈傲,意味深长的说:“我知道你担心慕清欢那丫头,可是沈傲,从今天开始,你们不能见面了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反正不能见就是不能见!”
    沈老爷子的一句话顿时让沈傲炸毛了。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那是我媳妇,你说不见就不见,你以为你是谁呀?你是我爷爷了不起么?二十多年前,你拆散了我爸和我妈,现在你又想干涉我的婚姻,你凭什么?我凭什么听你的?”
    沈傲说完就要往外走。
    “把少爷给我捆起来,没我的命令,谁也不准放他出去!”
    沈老爷子一句话,坤叔立刻带人把沈傲给围了起来。
    “爸?你也赞成?”
    沈傲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家辉,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    “沈傲,相信我和你爷爷,我们都是为了你好!”
    “狗屁!为了我好?什么都不说,就这样拆散我和我媳妇?你们觉得你们说的是人话么?”
    沈傲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沈家辉,曾经他也是受害者,如今怎么会和爷爷同流合污?
    沈家辉不忍心看着儿子的眼睛,微微的转过去头,不看他,然后任由着坤叔他们把沈傲给绑进了房间。
    而另一边的慕清欢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。
    陌生的房间,陌生的床,脖子还有些疼的厉害,却让慕清欢知道,自己离沈傲越来越远了。
    “小姐,你醒了?这事夫人给你熬得汤,你趁热喝吧!”
    一个和慕清欢差不多大的女孩走了进来,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鸡汤。
    “夫人?你是说我妈?我妈人在哪?”
    慕清欢冷冷的看着她,不接也不拒绝,让女孩微微一笑的说:“小姐,我叫娜娜。夫人刚才和伯爵出去了,可能要中午才能回来,你还是先喝点鸡汤吧。”
    “出去!”
    慕清欢浑身散着清冷的气息,让娜娜有些畏惧,怯怯的把鸡汤放下就退了出去。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慕清欢不知道为什么慕汐颜要这么做,她拿起房间的电话想给沈傲报个平安,却怎么也打不出去。
    电话被设置了往国外打的密码!
    慕汐颜到底想做什么?
    慕清欢来到了书房,打开了电脑,登陆qq和微博,希望可以找到沈傲,可是电脑也被设置了国外防火墙。
    她和沈傲之间,好像就这么被隔绝了!
    慕清欢不知道慕汐颜的电话,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冷炎现在。她有一肚子的疑问想问,可是他们显然的都是在躲着她!
    狠狠地回到了房间,对这里的一切丝毫不感兴趣。躺在了床上假寐,脑子里却不断地回想着这一切,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    “妈妈!”
    突然熟悉的童声响起,慕清欢一跃而起,就看到佑佑笑着欢快的朝自己跑了过来。
    “佑佑?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“外婆派人接我来的呀!外婆说妈妈一个人在家里会无聊的,让佑佑来陪妈妈!还有,外婆还说,会在这里给佑佑找所幼儿园。妈妈,这里好漂亮哦!”
    佑佑的话让慕清欢心里一惊,顿时有些害怕起来。
    慕汐颜这样做,是打算把佑佑接过来常住吗?那么自己呢?妈妈是不是也打算把自己留在这里?
    冷炎和沈家到底生了什么事?
    慕清欢的脑子很乱,却找不到一个线头在哪儿。
    “佑佑,你外婆人呢?”
    “没有看到,外婆是和我打电话说的。妈妈,怎么了?”
    佑佑人小鬼大的看着慕清欢。
    “没事!佑佑,你自己先玩,妈妈下去一趟!”
    慕清欢快速的抛下了楼,然后来到院子里,看到门口那么多的额警卫手拿着微冲站岗,显然的,这些人都是冷炎留下来的。
    “我要出去!”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姐,伯爵又吩咐,让您在家里好好静养,有什么事等伯爵回来再说!”
    “我说我要出去!”
    慕清欢的声音提高了一个档次,那清冷的模样和肃杀的表情丝毫没有让门口的守卫动容。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姐,我们在执行军务!”
    “让开,否则我杀了你!”
    慕清欢直接夺过了警卫手里的微冲,冷冷的对准了警卫。
    “杀了我,我是为国捐躯!小姐,你还是不能出去!”
    警卫面不改色的回答着,丝毫没有任何的反抗,这可把慕清欢给气坏了。
    “我妈人呢?我妈和我爸什么时候回来?”
    “不知道,伯爵的行踪不是我能打听的。请小姐回房!”
    警卫的话再次让慕清欢气的要死,她拿着微冲朝着上空一阵扫射,那激烈的枪声不绝于耳,可是周围没有一个人脸上出现害怕的神情,依然坚守着岗位。
    “行!你们行!”
    慕清欢气的一把将微冲扔到了地上,狠狠地回到了房间。
    “妈妈,你刚才在干吗?好帅哦!”
    佑佑一脸崇拜的看着慕清欢。
    慕清欢觉得快憋屈死了。
    她居然被自己的亲生父母给软禁了!
    这算怎么回事啊!
    狠狠地坐在一旁生着闷气,佑佑见她不高兴,也不敢胡闹了,自己一个人拿着玩具在一旁玩着,丝毫不敢打扰慕清欢。
    慕清欢不知道沈傲现在怎么样了,他要是现自己不在了,会不会满世界的找自己?如果知道是他丈母娘把她接走了,他会来吗?
    这时候的慕清欢丝毫不知道沈傲和她一样,同样被沈家的人软禁了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了争吵声。
    慕清欢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黑色的轿车上走下来一个老者,他不知道和警卫说了什么,就遭到了警卫的驱赶。
    而老者和警卫争吵起来,那老者气的脸红脖子粗的,甚至他旁边的手下还掏出了枪。
    顿时所有的警卫一起端起了枪,直直的指向了老者。
    气氛太过于紧绷,大有一触即的可能!
    慕清欢觉得纳闷,刚要下楼,就看到一辆路虎开了过来,冷炎那高大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    老者直接朝着冷炎而去,不知道和冷炎说了什么,冷炎微微的摆了摆手,所有的警卫收枪,然后按照原来的方位站好。
    冷炎淡淡的和老者说了一句话,老者气急败坏的走了,冷炎恰好抬头,正好和慕清欢的目光碰撞到一起。
    那一刻,慕清欢看到了冷炎眼底的担心!
    担心?
    他到底在担心什么?
    这么大老远的把自己绑来,甚至不允许她和沈家人联系,究竟是为了什么?
    慕清欢满以为冷炎会上来和自己说个清楚,谁知道,他只是看了自己一眼,然后钻进车里,离开了。
    “爸!你回来!”
    慕清欢急的连忙朝楼下跑去,可是车子却想离弦的箭飞了出去。
    校园港

章节目录

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尉迟子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子墨并收藏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