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 作者:尉迟子墨
    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放开了彼此,此时的慕清欢,眼底的悲伤笼罩着,睫毛一颤一颤的,像极了脆弱的小动物。
    沈傲的心划过浓浓的不舍,摸着慕清欢的头,低声说:“傻瓜!想那么多干嘛?你还有我!就算你被全世界都遗弃了,你慕清欢总还是有我的!”
    一句话像一股清泉注射进了慕清欢的心底,暖暖的,让她感动的又有些想哭。
    “你才是傻瓜!世界上那么多的女人,偏偏你就对我这么好!沈傲,你脑子是不是有病?”
    慕清欢泄过之后觉得好多了,也有心情和沈傲开玩笑了罘。
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现在学会调侃我了啊!怎么着?咱俩算算账呗!”
    沈傲虽然笑着,可是眼底却划过一丝冷意,顿时让慕清欢不由自主的颤了颤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欤”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答应过我什么?不许伤害自己,要保护好自己是吧?看看你做了什么?居然差点闹出人命!慕清欢,你想过没有,万一哪一个细节抢救的不及时,你这条小命还在么?”
    沈傲一想到这个可能,就觉得后怕。
    慕清欢当真也算是大胆,居然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!
    “不会的!张嫂当时在我身边的!她会帮我的!”
    慕清欢突然就没了底气,在沈傲的注视下觉得胆怯,心虚,还有一丝隐隐的窃喜。这种被人关心的滋味真好!
    “帮你个头!”
    沈傲一个暴栗打在了慕清欢的脑门上,真心想撬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的结构。这丫头的想法和别人就不太一样!
    “哎呀,疼!沈傲,我是病号!”
    “我也是病号!”|
    “对哦!呵呵,你这病还真……”
    慕清欢以想到这科室,就觉得说不出的想笑。
    沈傲真真的郁闷了,想必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他不是男人!不过那又如何?只要这小女人知道就好,其他人的想法他沈傲还真不在乎。
    “怎么?你是不是想试试?”
    面对着沈傲邪恶的表情,慕清欢连忙捂上了嘴,肩膀却一抽一抽的,显然的憋得不轻。
    “想笑就笑!又没人拦着你!不过你下次要是敢再这么对自己,小心我打你屁屁!给,看看吧!这是以你英文名字注册的公司入驻慕氏集团的董事会邀请,上次那秘方已经送进了慕氏集团做研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一个心腹代言。”
    沈傲把一张纸递给了慕清欢。
    突然之间,慕清欢就觉得感动,兴奋!
    “百分之五的控股权?我现在有百分之五的控股权了?”
    看着上面的股份,慕清欢又哭又笑的,走到这一步是何等的不容易,如果没有沈傲的帮助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复仇的路上香消玉殒。
    “瞧你又哭又笑的,像个疯婆子似的!”
    沈傲轻轻地将她的泪水拭去,那双眸子里的星光点点,瞬间让他觉得气血上涌,却在考虑到慕清欢的身体时生生的给压了下去。
    慕清欢看到了沈傲眼底的情愫,却微微的别开了头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她居然不敢正视沈傲的眸子!
    心虚,逃避,躲闪,一时间充斥着他的心,让她的小心肝颠颠的颤着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剧烈的争吵声,那熟悉的尖锐的嗓音顿时让慕清欢微微皱眉。
    “你休息,我去看看怎么回事!”
    沈傲本来就挺郁闷的,此时有人自动送上门来让他虐,他干嘛要憋着?
    “是唐玉!沈傲,麻烦你了!我真的头疼!”
    “和你男人说什么麻烦!赶紧躺下休息吧!”
    沈傲帮慕清欢盖好了被子,然后抬脚走了出去。
    看着沈傲高大结实的背影,慕清欢第一次有了心安的感觉。这个男人就像一座大山一般,给自己挡住了所有的灾难。
    如果可以一辈子这样,其实也挺好的!
    一辈子!
    当这三个字出现在慕清欢的脑海的时候,她突然就微微的勾起了唇角,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幸福。
    唐玉被士兵拦在门口,气的撒泼打滚的。
    她奋斗了这么多年,隐忍了这么多年,却被慕清欢给轻而易举的打碎了所有的希望!
    当方文翼要和她离婚的那一刻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!她说自己是被冤枉的,可是方文翼显然的不想听他的解释。
    此时唯一能证明自己清白的就是慕清欢!
    可是她也知道慕清欢不会为自己作证!这一刻,如果她还看不出来慕清欢是想把她赶出慕园的话,她就真的是猪脑子了。
    此时她气的浑身抖,就算自己被赶了出来,她也不能让慕清欢好过了!可是没想到,医院的走廊里居然有这么多人把守。
    “你们放我进去!我告诉你们,你们这是扰民?”
    “这里是医院,扰民?你可真会说!”|
    沈傲踩着慵懒的步伐走了出来。
    当唐玉看到沈傲的那一瞬间就觉得通体冰冷,心跳的极为快速。
    这个男人当初给自己和唐佳文的阴影还在,她还能记得唐佳文回来时身体上的伤痕是如何的触目惊心!
    他就是个魔鬼!
    唐玉突然觉得腿都软了,呼吸更是不顺畅,抓着一旁的楼梯扶手,胆战心惊的说:“沈少,我就是来看看清欢!”
    “感情没人告诉你,这层楼被我包了是吧?我都说了任何人不许随意的进出,你当我的话是放屁呢?”
    沈傲的声音不高不低,慵懒的像一只餍足的猫儿,却每一个字都敲在了唐玉的心尖上,让她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不断的吞咽着口水,依然觉得压不下那层恐惧!
    “对不起!沈少,我真的不知道!我这就走!这就走!”
    唐玉连忙转身,觉得整条腿都在打颤。
    “慢着!”
    沈傲轻飘飘的一句话,顿时吓得唐玉差点尿了裤子!一双手死死地抓着扶手,指节泛白,却不太敢有太大的动作。
    “沈少,我真不知道你在这里!”
    “听说你和方文翼离婚了?那么也就是说以后你不再是富豪榜上的人了吧?那以后你这种人和我说话都是侮辱!你们听好了,以后看到她,直接给我扔出去就行!对了,你女儿是不是还在医院躺着呢?赶紧的,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收拾,别让我再a市的医院里看到她!否则,你知道后果的!”
    沈傲的话刚说完,唐玉就站不住了。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浑身忍不住的颤抖着。
    “沈少,你不能这样啊!佳文的伤还需要在医院里养着!动不得啊!求求你大慈悲,求求你了!”
    唐玉此时一想到唐佳文的情况就觉得很心疼!那可是她捧在手心里二十年的女儿啊!
    “没有了方文翼的支援,她还住得起医院吗?唐玉,你也不想想,你现在什么身份?别和我废话了,一个小时的时间,你不帮着她搬走,我找人帮你搬!”
    沈傲说完,直接转身回到了病房。
    唐玉看着沈傲离去的背影,顿时眼底划过一丝绝望!
    沈傲这是往死里逼她们娘俩呀!
    唐玉哆嗦着站了起来,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一般,她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,想着这些年的努力化成了泡影顿时对方文翼和慕清欢充满了恨意。
    不过,方文翼不可以这么无情无义!他必须要负担唐佳文的医疗费!这些年她们娘俩为他做的事情还少吗?
    唐玉这么想着就往慕氏集团走去。
    只是她现在有些神情恍惚,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慕清欢从美国回来之后的种种举动,愈的觉得有些不对劲!
    这丫头的心机简直太可怕了!
    “阿姨?你这是去哪儿?”
    陆天佐见唐玉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走着,顿时微微皱眉。
    “天佐?天佐!你得帮帮佳文!看在她这么多年跟着你的份上,你得帮帮她!”
    唐玉仿佛是一个落水的人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,顿时让陆天佐微微皱眉。
    唐佳文?
    现在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,唐佳文就是洪水猛兽,是灾星!谁要是沾惹上了她就没个好!他陆天佐上次为了救慕清欢中了一枪,好不容易可以出来溜达了,他真的不想趟这个浑水。
    “阿姨,我现在没权没势的,真的帮不了佳文!更何况,我自己都自身难保?”
    “天佐,只要你帮佳文,我把慕氏集团百分之七的控股权转让给你!”
    唐玉忽然开出的条件顿时让陆天佐心动了。
    百分之七的控股权?
    这可是一笔不少的财富!最主要的还是他能以慕氏集团董事的身份进入慕氏公司,从而更加的接近慕清欢!
    陆天佐心里快速的算计着,随即笑着说:“阿姨,这事不能急,你得容我想想!”
    “不能想了!天佐,沈傲已经下了命令,要我一个小时之内把佳文带走!否则他会直接派人把佳文扔到大街上去!天佐,怎么说佳文也跟了你那么长时间,她的第一次都给了你!你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    唐玉此时算是彻底的栽了。只要能保得住唐佳文,她现在可以豁出去一切!但是今天所失去的,她一定会再拿回来的。
    陆天佐一听又是沈傲插手,顿时眸子划过一抹沉思。
    看来沈傲对慕清欢是动了真情了!
    一想到沈家的势力,陆天佐就觉得有些打怵。不过把百分之七的控股权真的诱惑力很大!如果他真的能进入慕氏集团,沈家?
    想到这里,陆天佐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    “阿姨,上车!我带你去找我叔叔!现在这时候,想保住佳文,除了我叔叔,没别的人可以!”
    陆天佐带着唐玉上了车,直接去了陆雨轩那里。
    唐玉见到陆雨轩的时候微微一愣,随即有些神色异常,而此时陆雨轩看到唐玉也觉得有些眼熟,眸底划过一丝沉思。
    “唐女士,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先走了1”
    唐玉说完就要离开,却被陆天佐给拦住了。
    开玩笑,此时唐玉手里可有他想要的控股权呢!
    “阿姨,你这是干嘛?难道不救佳文了吗?”
    陆天佐的话让唐玉再次的郁闷起来。
    “坐下来吧!咱们的事回头再说,说说天佐带你来有什么事找我?”
    陆雨轩倒也没有继续说刚才的话题,而是话锋一转,将唐玉的脚步给生生的拽了回来!
    听到唐玉的诉说,陆雨轩的脸色有些难看,却也没说什么,直接打了一个电话,派人把唐佳文给接到了陆宅,并且安排了家庭医生。
    同一时间,慕清欢和沈傲也得到了消息,顿时眉头紧皱。
    “看来,唐玉和陆雨轩之间有什么交易啊!”
    沈傲站在窗前分析着。
    慕清欢却觉得郁闷。
    好不容易把他们赶出了慕园,没想到他们这么快的就找到了靠山!
    唐玉和唐佳文还真是百死之虫,死而不僵啊!
    “算了清欢,他们现在就是丧家犬,折腾不出什么浪花来!你安心养病!回头等你到了慕氏集团上班,我们的计划也就慢慢地接进了!”
    沈傲看着慕清欢此时的沉重,微微的开导着。这丫头心思太重,他都怕她变成小老太婆了。
    “恩!也只能这样了!”
    慕清欢的肚子有些疼,有些难受。
    沈傲在一旁站着,让她有些不好意思。
    “你回去吧!”
    慕清欢突然就别扭起来了。
    沈傲微微一愣,随即看到慕清欢的躲闪,还有她微红的脸庞,顿时心底漾起了一抹柔情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用我赔了?”
    “压根就没用你陪!”
    “哎呦,那小爷我岂不是自作多情了?”
    慕清欢突然没憋得住,愣是笑出了声。
    “小样,敢笑我!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    沈傲直接上前,双手叉进了慕清欢的腋下,随即挠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别闹!沈傲,哈哈!别闹!”
    慕清欢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那痒痒的感觉就像蚂蚁噬心一般,让她不由自主的躲闪着,却怎么都逃不开沈傲的攻击范围。
    “说,要不要小爷陪?”
    沈傲的眸底染上了一层暖意。
    此时的阳光透着窗户折射进来,照在了慕清欢的脸上,那玫瑰般的色泽将她的脸衬托的很有朝气,比刚才那死气沉沉的样子看着顺眼多了。
    清脆的笑声一时间充斥着病房,让人觉得温馨快乐!
    “别这样!沈傲!我错了!哈哈!别闹了!”
    慕清欢此时的笑颜像一道美丽的风景,深深地刻进了沈傲的心底。
    他突然倾身向前,轻柔的吻想鹅毛一般刷过她的眉间,她的鼻梁,最后在她的樱唇上流连忘返。
    一瞬间,慕清欢觉得心底一颤,阵阵酥麻感受到沈傲的呵护和小心翼翼,那种淡淡的暖流萦绕着她的心田。
    轻轻地环上了沈傲的脖颈,慕清欢闭上眼睛,全身心的去体验沈傲带给自己的不一样的感觉。
    像吃了蜜一样的甜!
    像被阳光包围一样的暖!
    顿时让慕清欢如痴如醉,如真似幻的!
    一吻结束,两个人对视着彼此,都从彼此的眼眸中拿到了那抹震撼!
    “慕清欢,我想和你这么过一辈子!”
    沈傲的声音渲染上一丝诱惑力,此时眸底却无比的认真。
    “好!只要你不嫌弃,我慕清欢陪你疯一辈子!”
    慕清欢突然就做出了承诺!
    这个男人让她有了归属感,有了安全感!她还有什么好矫情的。
    一把拽过慕清欢,紧紧地搂在怀里。慕清欢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沈傲微微的颤抖。他的胳膊结实有力,胸膛炙热温暖,让慕清欢忍不住的勾起了唇角,上扬到一个完美的弧度。
    有他真好!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,顿时让慕清欢推开了沈傲,慌忙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和衣服,生怕别人看出什么似的。
    沈傲突然就觉得郁闷。
    他们是合法的夫妻,怎么每次弄得都像是偷。情一般?
    一双眸子立马就沉了下来,声音更是冷的要死。
    “滚进来!”
    一嗓子喊完,白季然笑呵呵的推门而入。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在这里!我说沈大少爷,你这病得治,你说你总不配合治疗怎么行呢?”
    白季然不说话还成,一张口就让沈傲恨不得一脚踹死他。
    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,带着一股肃杀之气朝着白季然走去。
    “别介!沈大少爷,我就是一个医生,没你那拳脚,你要是敢动我,我可不帮这位慕小姐看病了啊!告诉你,治疗晚了会死人的!”
    沈傲的拳头已经到了白季然的面前一公分的距离,却生生的停下了。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有这个疑问的不仅仅是沈傲,还有慕清欢。
    白季然看着他们迷茫的眼神,微微的摇头,躲开了沈傲的拳头,做到慕清欢的床边淡淡的说:“慕小姐,幸亏你这次服毒了,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。我就想问一问你,是不是每到春天你就觉得身体特别的乏?而且浑身无力,呼吸困难!有点像哮喘?”
    慕清欢微微点头,心底却划过一丝异样。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难道不是哮喘?”
    沈傲敏感的抓住了白季然的话柄,一脸的紧张。
    “我爸爸说我妈妈以前也有这毛病,所以一直给我备着哮喘的药!”
    慕清欢已经有些隐约的明白,自己可能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    白季然摇头叹息,淡淡的说:“真是人心叵测啊!你根本就没病!可是我给你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,现你的血液里有一种曼陀罗的毒素,这种毒素在你身体里很长时间了,最少要五年以上才可以和血液完全的融合在一起!而你这显然的比五年的时间要长!”
    慕清欢的心猛地提了起来,而沈傲的眸子也愈的冰冷了。
    “白季然,你最好给我说明白了!”
    “沈少,简单来说,慕小姐的房间里应该有一盆曼陀罗花,而她可能不知道那东西有毒性,所以日夜吸食它的香味,形成了身体免疫力被破坏,并且本身也中了毒!这种毒食欲慢性的,每天春天阳气上走的时候,便显得尤为明显。不客气的说,现在慕小姐的身体很虚弱就是因为它!如果不是这次她服毒,毒性和曼陀罗花的毒性相冲,估计我们也检查不出来!最后她只能意外窒息而死!通常会在春天!”
    白季然的话让慕清欢的后背冷汗涔涔,而沈傲的眸子愈的冰冷了。
    五年?
    五年的时间会是谁会那么做?
    除了慕清欢身边的人,还有其他的解释吗?
    忽然间,慕清欢觉得自己如坠冰窖!
    她的房间里确实有一盆花,长得十分好看,却不知道是什么花!那是她爸爸方文翼从外面带回来送给她的!
    方文翼!
    爸爸!
    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,那种被最亲的人想要毒杀的痛苦,恐怕没有亲身体会的话,谁都不会明白其中的滋味!
    为什么?
    为什么非要让她死?
    他们是父女啊!
    二十多年的亲情怎么可以这么残忍?
    “清欢,你没事吧?”
    沈傲见她紧紧地拽着床单,好像要把它给绞碎似的,那指节泛白的手指让他微微的心疼着。
    白季然看到慕清欢这种表情,顿时有些明白了。看着沈傲如此关心慕清欢,对自己的努力还算满意。
    “沈少,我现在想说的是,清理慕小姐身体里的毒素需要一段漫长的过程,而且这种体制即使怀孕了也保不住孩子!很容易会滑胎!即使生下来了,也是畸形儿!至于她以后能不能有孩子,还要看治疗效果再说!”
    白季然的话无疑是一把尖刀,再次在慕清欢的心口上划了一刀。
    方文翼当真是狠!狠的都不让她孕育子嗣!
    只要她生不出孩子,就没有继承权,那么整个慕氏集团就是他方文翼的了!
    事实的真相为什么这么残酷?
    残酷的让慕清欢无力去承受!
    都说虎毒不食子,他当真连畜生都不如吗?
    “治!赶紧麻溜的治!白季然,你一定有什么对策了吧?”
    沈傲此时一脸希望的看着自己的好友,却没想到他微微的摇头,有些惋惜的说:“我没特效的办法,只能保守治疗。但是需要多少时间,我真的说不准!沈少,你要有心理准备,如果你真的打算和慕小姐在一起,可能这辈子就不能有孩子了!”
    猛地一记重锤锤在了慕清欢的心坎上,疼的她浑身痉。挛。
    “沈傲,咱俩离婚吧!”
    一句话震惊了病房里的两个大男人!
    校园港

章节目录

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尉迟子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子墨并收藏一闪成婚,非妻不可最新章节